让建站和SEO变得简单

让不懂建站的用户快速建站,让会建站的提高建站效率!

威海朵爱蔓延内衣有限公司 我穿成玛丽苏女主的第一天,男主对公司里的保洁阿姨表白了

穿成玛丽苏女主第一天,我发现女主万人迷的设定失效了。

男主对我不感兴趣。

转头就爱上了公司里的保洁阿姨。

1、

【叮铃铃~】

7点15的闹钟准时响起,我凭借着打工人的自觉毫不犹豫地精准关掉。

然后再睁眼时手机上面的数字已经变成了7点50.

【靠!】

我飞速下床,拎了包就直奔公司。

今天是我穿越成玛丽苏女主顾微微的第一天。

别问我为什么不洗脸,问就是女主哪怕一百年不洗澡也依旧香喷喷光彩照人。

到了公司,前台看到我陌生的面孔,问我有没有预约。

我直接一个滑铲进了电梯,只给她留下一个神秘的背影。

女人,不用好奇,今天过后,公司里将到处都是我的传说。

站在总裁办门口,我深吸了一口气,才敲了两下门。

【进来。】

听着这低沉的声音,我心中一阵激动,终于要见到传说中身高188·腿长两米·邪魅狂狷·从不和同一个女人吃饭超过两次的玛丽苏男主了么!

我退门而入,和坐在办公桌后面的男主莫流枫四目相对。

两个人大眼瞪小眼半天,我几乎能够听到头顶有一群乌鸦飞过去。

莫流枫终于开口,【那个……你谁啊?】

这总裁看起来挺帅的,就是脑子不怎么好使。

我还在心下思虑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明明是前一天晚上男女主在酒吧419后,男主就威逼利诱小百花女主来做他的总裁特助。

清纯柔弱无辜小白花女主嘤嘤嘤无果后,因为有把柄在男主手里不得不屈服,所以才来到了男主公司报道。

从而过上了整天被男主在办公室酱酱酿酿没羞没臊的日子。

可是很明显,现在莫流枫不知道是出于什么目的,不打算认账了。

我倒是想脚底抹油溜走,但这样的话剧情就发展不了了。

回想起小说里女主百试不爽的杀手锏,我狠狠往自己大腿根儿拧了一把。

马上疼得眼泪都飙了出来。

努力模仿着女主楚楚可怜的哭腔,我看着莫流枫委屈巴巴地说道,“你不能爽完了提上裤子就不认人啊。”

此话一出,我成功看到莫流枫变了脸色。

只不过他的脸色与其说是回想起了什么来,倒不如说是想让我快点闭嘴。

我第一次见到惊恐、焦急、委屈等多种复杂的情绪出现在同一个人的脸上。

我似有所感地回过头,正好看到公司的保洁阿姨提着拖把和水桶站在我身后,一脸痛心疾首的表情。

我汗颜,也不知道她听到了多少。

经过我的观察,莫流枫一定是非常在意自己在员工心目中好老板的形象的。

就比如现在,保洁阿姨无意中听到了我们的对话后摇摇头转身就走,急得我们莫总丢下手里的笔,三步并做两步就追了过去。

我悄悄地跟过去,只听到了【刚出社会】、【小姑娘】、【别欺负人家】等等几个十分模糊的字眼。

我一转身,莫流枫已经出现在了我身后的转角,居高临下的俯视着我。

半晌,他叹了口气。

【我让何秘给你加张桌子,你就在我旁边办公。】

我忙不迭地点头。

2、

上班第一天,我却无所事事地坐在办公桌前,撕自己手上的死皮。

但显然不是我一个人无所事事,坐在我正对面的莫流枫,已经快把他桌上那个花瓶里花的花瓣给扯完了。

还把花瓣到处乱丢。

我好心提醒了他一下。

【莫总,你这样摧残小花还乱丢垃圾,是不对的哦。】

莫流枫的眼神凉凉的飘了过来又飘回去,看得出他并不是很想和我说话。

眼看他还想继续扯花瓣,我高声开口,【莫总你这样会增加保洁人员的工作量!你知不知道?】

莫流枫似乎被我吓了一跳,手缩了回去,瞪了我一眼,但好歹是没有再可着那瓶花折腾了。

不扯花瓣,莫流枫就开始发呆,看着办公室的窗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这种划水级别的总裁如果不是在玛丽苏小说里,恐怕早就第n次创业未半而先道崩殂了吧?

懒得管莫流枫的闲事,我趴在办公桌上,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进入了梦乡。

【哎,醒醒。】

我是被一道慈祥的声音叫醒的,一睁眼就是刚才那位保洁阿姨和善的笑脸。

【啊,几点了。】

我揉着眼睛看了下时间,已经到午饭时间了。

办公室里早就没有了莫流枫的身影,这人也太小气了吧,去吃饭都不叫我一声。

我伸了个懒腰准备去吃饭,却再次被保洁阿姨叫住了。

【你现在去已经没吃的了,这样吧,你要是不嫌弃的话,今天跟我吃吧。】

我当然是欣然接受。

保洁阿姨说自己姓王,老公刚结婚每两年就死了,女儿去年刚刚成家,自己也退休了没事干,干脆就来找了份保洁的工作,每天活动活动筋骨。

王姨的饭菜都是从自己家里做好带来的,【食堂的饭我吃不惯。】

我尝了一口,果然惊为天人。

大快朵颐一顿之后,王姨还十分慷慨地额外赠送了一份手打布丁。

莫流枫回来的时候,正好看到我在用小勺小口小口地舀着吃布丁。

他的神色有些变幻莫测,背着手在我身边来回走了好几个圈圈,终于没忍住似的开口问,“你这布丁哪来的?”

我【吸溜】一口把最后一点布丁也吸入口中,才心满意足地放下了勺子。

【王姨给的啊。看我没午饭吃,她人特别好,就请我一起吃了。】

莫流枫憋了半天,才磕磕绊绊道,【你叫她什么?】

我有点不理解他每次新奇的关注点和脑回路,但还是如常回答,【王姨啊。怎么了?】

【你们什么时候这么亲密了!】

我被莫流枫吓了一大跳,这句话他几乎是吼着说出来的。

神经。

我只敢在心里默默腹诽。

这就是玛丽苏无脑男主吗?连保洁阿姨的醋都吃。

3、

第二天中午的时候,我抬头看了眼时间,已经十二点半了。

食堂马上就要关门了,可莫流枫却还是风雨不动安如山地坐在位子上。

我好心提醒了一下。

【莫总,你再不去,就没有饭吃了。】

莫流枫凉凉地看过来,【那你怎么不去吃?】

我讪笑着转过了头,背地里翻了个大白眼。

当然是因为我想蹭王姨的饭啊,你在这我怎么去蹭?

就算是无脑男主,也不带这样婶儿粘人的。

我正打算找个由头溜出去,办公室的门就被敲响了。

是王姨,提着一个看起来就沉甸甸的饭盒。

【啊,莫总。】

王姨显然没有想到莫流枫也在,顿时脸上的神情有些尴尬,提着食盒就要退出去。

我赶紧会意跟了上去,走了几步却发现从身后传来了脚步声。

我和王姨同时回头,看到了莫流枫的脸。

【干,干什么,我也没吃饭啊。】

莫流枫的脸上迅速浮现出了可疑的红晕。

王姨见状,笑着叹了口气。

【那一起来吃吧,莫总别嫌弃我的手艺就好。】

莫流枫的头摇得跟个拨浪鼓似的。

这顿饭吃得很开心,除了莫流枫这个小心眼子说什么也要和我抢最后一块糖醋排骨以外。

【好了好了,别抢了。】

王姨笑着开口。

【我周末在家里多做些,小顾想吃的话,到时候可以多吃点。】

我心花怒放,十分大度地把筷子收了回来。

莫流枫嚼着那块排骨,脸色却并没有变得好看起来。

直到我们回了办公室,他终于第一次主动对我说了一句话。

【那个,你周末去王姨家蹭饭的时候,能不能带上我?】

我:【?】

像是怕我不同意,莫流枫赶紧补充。

【价钱好说。】

我越来越搞不懂莫流枫在想什么了。

带上女主一起去员工家里蹭饭,是什么新型的约会方式吗?

王姨已经早早买好了菜,在家里等我们。

她家里不算大,但是很整洁很温馨。

莫流枫从一进门就表现得非常拘谨,似乎路都不知道怎么走了。

我只能把这个四肢僵化的木头人拖到沙发上安置好,然后跑到厨房给王姨打下手。

莫流枫回过神来以后也很想帮忙,但很显然他什么忙都帮不上。

在他把拳头大的土豆削得跟鸽子蛋差不多以后,他就在这一刻彻底失去了踏入厨房的权利。

只能眼含幽怨地靠在厨房门口,看着我们在厨房里面言笑晏晏地忙活。

四菜一汤很快端上桌。

餐桌上没人说话,都在低着头猛吃。

王姨甚至开了瓶酒,三人一块小酌。

莫流枫的脸喝得红红的,看起来特别高兴。

但是很快,他接了一个电话,就再也笑不出来了。

我知道为什么。

因为莫流枫他妈莫春霖女士,给他安排的订婚对象,就要出场了。

4、

周一我提早了半小时来到公司,吭哧吭哧把我的小办公桌拖到了总裁办外面的秘书处。

回头正好看到莫流枫一脸古怪地站在我身后,【顾微微,你干嘛呢?】

【秘书处的空气好哈哈哈,我来这里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我抹了把额头上的汗。

等会儿女二白婉婉就要来了,我可不想因为和莫流枫同处一室被她抓起桌上的杯子泼一头一脸的水。

但我今天根本没有见到白婉婉的影子。

正当我疑惑的时候,何秘书说莫流枫找我,让我进去。

【王姨离职了。】

莫流枫眼底的悲伤神色不似作假。

【你知道她去了哪里吗?】

我总觉得莫流枫的反应哪里有点怪怪的。

【好像是她女儿在国外生了小孩,她过去帮忙照顾。】

莫流枫听完我的话后眼中的悲伤更重了。

他没再说什么,让我出去。

我脑海中萌生出了一个有些荒谬的猜想,但很快又被我甩出了脑袋。

我看不懂莫流枫,也不知道本来应该出现在这里的白婉婉去了哪里。

我就这么疑惑了半个月,直到那天下班往家里走,却被人从后面一棍子敲晕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头果然痛得快要裂开。

我都不用睁眼也知道是被谁给绑架了。

【顾微微,你什么身份地位,也敢和我抢未婚夫!】

这老掉牙的台词简直让我想装死闭着眼睛接着睡一会儿。

可是白婉婉不乐意了。

【我看到你鼻孔动了!你为什么不睁开眼看我!】

害怕这大小姐一个情绪激动对我造成人身伤害,我只好睁开了眼睛。

【施主,我再怎么看你,也是两眼空空啊。】

白婉婉自动屏蔽了我的胡言乱语,一把抓起我的下巴。

【就是你害得莫哥哥要和我解除婚约?】

我一脸懵。

莫流枫和女二的确有婚约,但是原剧情中,直到订婚宴开始,也没有解除。

是女主突然出现在订婚宴上哭得梨花带雨,才彻底搅乱了这场订婚宴。

【我昨天下午接到伯母的电话说莫哥哥要和我解除婚约,我还不相信,想亲自来找他,结果连公司门都进不去!】

白婉婉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我默默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流汗黄豆的发夹别在脑袋上。

【虽然但是,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呢?】

【我不管!】白婉婉的声音骤然提高了八个度,【你们公司那么多人我就记得你了!肯定你勾引的莫哥哥!】

清汤大老爷。

冤枉啊。

我在心中默默流下了两行清泪。

这都归功于小说世界对于路人NPC根本没有任何的外貌描写,以至于不光是白婉婉,就连我眼中,看公司的其他职员脸上都是一团灰色的雾气,根本看不到真实的五官。

而女主最显而易见的特点就是让没个见过她的人对她念念不忘,其中当然也包括女二白婉婉。

白婉婉一定是第一次绑架,还是单独行动,一点经验都没有。

我站起身来活动了一下筋骨,白婉婉愣愣地看了我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她没有把我绑起来。

【你,你……】

我伸了个懒腰,【不用紧张,我没想报复回来。】

【但我想告诉你的是,抢走你莫哥哥的,恐怕另有其人。】

5、

我还从来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也能够在这样人均上千的黑珍珠餐厅吃上饭呢。

我一边狼吞虎咽一边不忘夸赞坐在对面的白婉婉。

【白姐大气。】

白婉婉面色铁青。

【你这种粗鲁的吃相,是怎么被莫哥哥招为特助的?】

我头也不抬。

【特助特助,是工作上的特别助理,不提供那啥上的特殊服务。】

白婉婉再次被我噎了一下,过了一会儿才气哼哼道。

【可以说了吧?那个抢走墨哥哥的女人到底是谁?】

【嗝。】

我揉了揉滚圆的肚子。

女二的剧情线果然是一刻都离不开男主啊。

【这个……我现在还不能告诉你。】

白婉婉的眼睛马上就瞪圆了。

【你耍我?!】

【非也,】我咽下了嘴里的芝士焗蜗牛,【我只是需要去确认一下。】

白婉婉咬牙瞪我。

【你最好别耍我!】

我返回公司的时候,已经没什么人了。

但电梯一路往上,总裁办的灯还在孤零零亮着。

莫流枫独自一人坐在桌前,神情落寞地看着自己手中的什么东西。

我眯起了眼睛努力辨认。

那是一块……抹布。

而他本来全精英格调装修风格的办公室,现在却不合时宜的出现了拖把、扫帚、水桶……

简直把整个杂物间的东西都搬过来了。

我小心翼翼走上前。

【莫总,咱们公司下一步战略是不是要进军家政行业?】

莫流枫不理我,把那块抹布放到鼻子下面深情地嗅闻。

嗯,好像一个变态。

【顾微微。】

听到莫流枫叫我名字,我赶紧上前。

【莫总有什么吩咐?】

他反复地把那块抹布在手中揉成各种形状,【你说,彻夜想念一个人的时候,即便搁着太平洋,对方也能够感受得到吗?】

【莫总,咱们要坚定唯物主义。】

【可是,】莫流枫委屈巴巴地撇了下嘴,【我真的好想她。】

【新来的保洁桌子也擦不干净,地也拖不干净,还不会对我笑,做饭给我吃……】

我这才注意到桌上还放着几个空酒瓶。

【莫总,您喝醉了。】

看着眼前显然是在酒后吐真言的莫流枫,倒让我误打误撞确认了心中所想。

【白小姐。】

这么快就再次接到我的电话,白婉婉显然很是怀疑。

【干嘛?是不是又想敲我一顿饭?】

【我确定了,那个“抢走”你莫哥哥的女人。】

电话那头的白婉婉显然焦躁起来,现在就要杀过来。

我看了眼手中的简讯和航班信息。

【别急,明天她就回国了,我们可以一起去机场接她。】

6、

总裁的白月光要回国了。

这句话在言情小说里的杀伤力不亚于当年漂亮国丢到广岛和长崎的“小男孩”。

王姨抱着她的孙子走出来的时候,被我带着来迎接她们的那一排排保镖吓了一大跳。

【微微啊,怎么这么大阵仗?】

我会知道王姨今天回来,是因为她发短信跟我说,她女儿在国外工作忙带不了孩子,请她暂时把孩子回国照顾一段时间。

王姨说在国外学了很多当地风味菜的做法,请我今晚去家里吃饭。

【王姨,你别问了,都是为了你的人身安全考虑。】

王姨点了点头没再说话,抱着她的小孙子跟着我上了车。

刚一上车,我就感到放在口袋里的手机一震。

【顾微微,你不要告诉我,这个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大婶就是你说的那个抢走莫哥哥的女人!】

我按下了回复键。

【yes】

下一秒,司机突然猛踩了一下刹车,我的手机差点飞出去。

司机转过头来面露难色,【顾小姐,我们的车被拦下来了。】

我连忙跳下车去。

何止是被拦了。

周围全是百万以上的豪车,把我们围在了中间。

莫流枫不紧不慢地拨开人群,走到了我的面前。

【呵呵,顾微微,你果然知道她去了哪里。】

他神色冰冻。

【顾微微,把我的女人还给我。】

我动用了莫大的耐力才控制着自己的脚趾没有当场抠出一座城堡来送给莫流枫。

【莫总,强扭的瓜不甜。】

莫流枫不为所动,甚至下一秒,我就感受到了有坚硬冰冷的东西抵住了我的太阳穴。

【莫总!你这是做什么?】

看到我被这么明晃晃的威胁,车上的王姨坐不住了,抱着她那尚在襁褓之中的小孙子就跑了过来。

王姨出现的那一刻,莫流枫的身边顿时绽放出了大片大片五彩缤纷的花,甚至还自带蝴蝶和蜜蜂在旁边飞舞个不停。

这就是传说中的,春暖花开的笑容么?也太具象化了吧。

我心中腹诽,可嘴却不受控制一般地打开。

【王姨,自从你离职以后,顾总好久没有这样笑过了。】

???

这不是言情小说里管家的标配台词吗?怎么会出现在我的嘴里?

我可是女主啊!

还没等我想明白这个问题,刚才还面若春花的莫流枫一瞬间神色冷沉下来。

而他周围的大片鲜花也眨眼之间变成了十几个悲伤蛙的冰雕。

【王姨,这个孩子是……】

王姨一愣,看了看莫流枫,又看了看自己怀里的小孙子。

显然,她没有搞懂莫流枫在悲伤什么。

可是在场的所有人里,除了莫流枫以外,看到一个花甲之年的老人抱着一个还在襁褓之中的婴儿,都不会觉得他们是母子关系吧!

莫流枫开始自顾自地伤心。

【所以你不辞而别,是因为有孕在身了……】

他的表情忽而变得愤怒起来,站得离他最近的我差点被蹿起三丈高的火焰烤着头发。

【那个男人是谁?】

莫流枫虚空索敌的这状态,我毫不怀疑要是放任他这么下去,他马上就能臆想一个人出来和他争抢王姨。

我深吸了一口气,呛了好几口烟雾走到他跟前。、

【莫总,你见过那个身怀六甲的女人,还能够在临产期前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一点儿不显怀,动作利索地把公司上下十六层楼都打扫得干干净净的?】

莫流枫一愣。

我接着说,【还有就是,有没有一种可能,王姨现在手里抱着的是她的孙子,而不是她的儿子呢?】

莫流枫一愣一愣的。

我再次补刀,【王姨在你手下工作了那么久了,你不会连她女儿在国外都不知道吧?】

Trible kill,三杀。

莫流枫的神色前所未有的难看起来。

【我,我真的不知道。】

我步步紧逼。

【所以你的喜欢是什么?既没有了解她,也没有关心她。】

【你的喜欢,只是一场声势浩大的意淫罢了。】

【如果我刚才不告诉你事实,你要干什么?把王姨的小孙子带走?把她囚禁起来?】

莫流枫的脑袋深深地垂了下去。

一看就是被我说中了心事。

【我,我没有爱过人,我不知道怎么爱人。】

我毫不客气开口打断,【不知道就去学。】

莫流枫的眼神吃瘪得不行,但又不得不打心底认同我说的话。

而周围的一群人,听到我俩的谈话以后都是一副在风中凌乱的状态。

就连抱着小孙子的王姨,也愣在了原地。

【莫总,你,我……】

7、

王姨有些沧桑的脸这一刻不合时宜的红了一下。

莫流枫再怎么次,好歹也是言情小说里的男主嘛,上至八十岁老奶奶,下到六岁小女孩,见到他都忍不住喜欢他。

我瞅着王姨对莫流枫也不是完全没有意思的哦。

但是下一秒。

【啊啊啊你们在干什么!】

我们三个同时回头,看到白婉婉尖叫着冲这边加速冲过来,脚上的华伦天奴都甩到了半空。

她面色不善的盯着王姨。

【你就是抢走了莫哥哥的那个老女人?】

王姨显然很是惶恐,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小姑娘,我……】

白婉婉恶毒道,【你这种半截身子都入土的老女人也配和我抢男人,去死吧!】

天知道她刚才躲在一边,看到莫流枫看这个老女人的眼神是多么的柔情蜜意,心里有多难受。

【哗啦啦——】

不等我们反应过来,就看到白婉婉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从身后举起了一个大油桶,然后全部都浇在了王姨和她的小孙子头上。

【啊啊啊!】

王姨措不及防,本能地躲避,却还是被浇了个满头满身。

白婉婉邪笑着举着打火机向他们走去。

【只要把你烧死,就再也没有人和我抢莫哥哥了。】

莫流枫一脸如临大敌的挡在王姨身前。

但很显然,白婉婉安排的人不只有她自己。

不同方位都已经出现了拿着打火机的人缓缓向他们靠近。

莫流枫的眼中透露出绝望的神色。

【难道今天,刚刚和心爱的女人互通心意,就要在这里殉情了吗?】

【不许动!】

在场的人皆是一惊,四周一瞬间冲出来数十个全副武装的特警,把白婉婉一行人控制住。

有一个身高腿长的特警帅哥走到我面前,【顾小姐,是不是你报的警?】

我指了指一脸不甘心的白婉婉。

【对。警察叔叔,就是她干的坏事。】

特警点了点头,把他们押送上了警车然后离开。

莫流枫愣愣地望着我。

【你救了我们……】

我翻了白眼,【不然呢大哥?碰到这种事不报警在这里逞什么英雄,还演上殉情的苦情戏了。】

莫流枫有些气急,可是看到身后浑身湿透了的王姨和她怀里嚎啕大哭的小孙子还是沉默了。

【今天谢谢你了。】

我看着他眯着眼睛笑。

【只有口头感谢的话,是不是太没诚意了?】

莫流枫从善如流,【你要多少?】

我伸出手比了个数字。

莫流枫正要点头。

我补充道,【这个数字的双倍。】

他忍无可忍,【这是不是太多了点?】

我抱着手看他。

【莫总是不是忘了刚才拿什么抵着我脑袋了?】

【警察叔叔可还没走远,我打个电话,你进去喝杯茶也是可能的。】

看着我脸上的笑容,莫流枫恨得牙痒痒,【那是塑料的玩具枪!专门用来吓唬人的!】

他败下阵来,【好了我知道了,钱下周以前就会打到你卡上。】

8、

拿到莫流枫打给我的那笔巨款后,我便没有再去公司上过班,而是开始到处周游世界。

我是在马来西亚海岛上晒太阳的时候,收到莫流枫和王姨的婚礼邀请函的。

婚礼在本市最豪华的酒店,时间就定在下个周。

我喝了口手边的长岛冰茶,叹了口气。

没想到穿成玛丽苏女主后参加的第一场婚礼,竟然是男主和别人的。

但是无所谓,反正我也不喜欢莫流枫,我只要有钱就好了。

我一回国,飞机刚落地,就被人接走了。

咖啡馆里,看着对面雍容华贵的贵妇,我有些不明白她现在来找我做什么。

【莫春霖女士,我们两个有什么需要谈的吗?】

莫春霖女士,也就是莫流枫他妈,优雅地抿了口咖啡,看向我的眼神还算和善。

【婚礼的请柬你收到了吧?】

我点头,【你们是不是缺个花童啊,我可以。】

莫春霖女士的脸色黑了一瞬,又迅速恢复如常。

【是这样的,我对这个……儿媳,不太满意。你是流枫的特助,我看着模样也挺好的,想不想做以后莫家的女主人?】

稀奇了。

我在心里默默腹诽。

第一次见男主的妈求着女主嫁给她儿子的,以往的桥段不都是甩出一张巨额支票,然后趾高气扬地让我滚,别靠近她儿子才对吗?

就像原本的剧情里,莫春霖女士可是男女主在一起的最大阻力,暗算女主失明失忆还没了个孩子,就算最后男女主嗨皮ending了她也不承认女主的儿媳身份。

可是现在她居然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主动来找我让我嫁给莫流枫。

回忆了一下那张电子请柬,我叹了口气。

王姨的年纪都快和莫春霖女士差不多大了,她一时间接受不了也正常。

两相对比下来,好像让莫流枫和我这种她本来看不上的平民女在一起,也算是可以了。

果然凡事都需要对比,但我并不是任你揉圆搓扁的软柿子。

【为什么?】

我冷冷地开口,莫春霖显然没有想过我会拒绝这件事的可能,愣住了。

我接着又道,【莫流枫不喜欢我,我也不喜欢他,我们为什么要结婚?】

【况且他现在已经有了马上就要结婚的心上人,他们两情相悦,你作为母亲为什么要拆散他们?】

我这连珠炮似的三连问,直接给莫春霖女士干蒙了。

她反应过来以后迅速恼羞成怒起来。

【不识抬举的,哪来那么多为什么?想嫁进我们莫家的女人多了去了,你不嫁,有的是人想嫁!】

我摇头,【她们想嫁,莫流枫未必想娶啊。】

【你知道莫流枫为什么会钟情于比自己大那么多的王姨吗?就是因为他在王姨身上感受到了从没得到过的家的温暖。】

莫春霖女士愣住了。

我知道她回忆起了莫流枫的童年。

原著的番外里有写过男主莫流枫的身世。

莫春霖女士生下莫流枫以后就和他的生父离婚了,她独自抚养孩子。

一个人要管理那么大一个集团公司,早就分身乏术,哪里还抽得出多余的精力来照料那个小小的孩子。

莫流枫的童年大多时候是和保姆以及家教老师度过的。

因为雇佣关系,他们对他都是毕恭毕敬,把他照顾得无微不至,但少了一份温情。

他甚至从来没有吃到过自己母亲亲手做的菜,就连每次生病,也没有母亲陪在身边,只有随叫随到的顶尖家庭医生。

所以莫流枫才会在成年以后碰见王姨的第一眼就被她身上散发出来的宁静和温暖所吸引,他想要和她待在一起,听她絮絮叨叨,想要吃她做的带着烟火气息的饭。

他本来就对王姨一见钟情。

是因为玛丽苏设定,才让女主出现后,他像是被洗清了记忆一样,不顾一切地爱上了这朵小白花。

不过现在,玛丽苏设定好像失效了呢。

【可就算是这样,也不能……】

我打断了咬牙切齿的莫春霖女士,从包里取出一个信封递给了她。

她打开,里面是一沓照片。

都是她和那些被她包养的年轻男友的,火辣程度不忍直视。

莫春霖女士很生气,头发都快要竖起来,【你找人跟踪我?】

我笑着开口,【莫女士,抛开这个不谈,光看这些照片,你又是站在什么立场去指责你儿子这段爱情呢?】

那些年轻男孩儿的年纪和莫流枫差不多大,甚至还要更小。

莫春霖女士自己喜欢吃嫩草,却不让自己儿子去当这颗嫩草,真是双标。

【微微!你没事吧?】

我回头,发现是王姨一脸担心地小跑了进来,她身后还跟着面色不虞的莫流枫。

【妈,你把她单独叫出来干什么?】

莫春霖女士被突然出现在这里的莫流枫吓了一跳,第一反应是赶紧把桌上的照片都藏了起来。

【莫女士,你好好想想吧。】

她看了看我又看了看莫流枫和王姨,他俩今天还穿了情侣装。

莫春霖犹豫了一下,本来想说点什么,最后还是没开口,拎包走人了。

王姨眼眶都有些红,【小顾,幸好你没事啊。我们听到你回国一落地就被她带走了,吓得我们马上就定位过来了。】

我笑着拍了拍她的手,【别担心王姨,你今天要去试婚纱吧?我陪你啊。】

9、

婚礼当天,我陪着王姨在化妆室里做最后的准备。

莫氏集团总裁的婚礼办得那是相当豪华,政商界名流都齐聚一堂了。

王姨有些紧张,不自然地抚摸着自己的脸。

【小顾,我这里是不是卡粉了?头纱是不是也有点歪?还有那个口红是不是也没涂好?】

我赶紧摁住了她的手。

【好了好了不要紧张,你今天就是最漂亮的新娘子。】

【马上就要举行仪式了,咱们出去吧。】

他们的婚礼是西式的,王姨的女儿特地从国外赶回来,随着音乐响起,牵着自己母亲的手。把她交到了莫流枫手中。

新人宣誓,交换戒指,拥吻礼毕。

台下爆发出巨大的欢呼声。

莫流枫拿过了手中的话筒。

【今天能娶到我心爱的女人,我特别高兴。但我在这里,要另外感谢另外一个人。】

【那就是我的特助,顾微微。】

我塞进嘴里的蛋糕还没完全咽下去,嘴边上还糊着奶油,冷不防被cue,差点噎死。

莫流枫和王姨都笑着看我。

【没有顾微微的帮助,我们绝无可能走到今天。】

我赶紧咽下嘴里的蛋糕。

【莫总,说谢谢多生疏啊。】

【多给点钱就好了。】

大家都哈哈大笑起来,莫流枫也笑道,【你真是掉钱眼里去了,不过这些都好说。】

他再次看向身边的王姨,眼中满是柔情蜜意。

【因为我今天娶到了我最爱的女人,王媲女士。】

我的脑海中突然多出了一段信息。

原本只是毫不起眼配角的王姨,在这一刻终于拥有了属于自己的名字。

之前婚礼邀请函上的名字,分明都是模糊看不清楚的。

而婚礼上这些原本看不清五官的NPC宾客,也从这一刻起,面容清晰了起来。

大家终于都成为了真正活生生的人,而摆脱了从前那些乱七八糟的设定。

台上的新人正式开始拥吻。

等待他们的是更加幸福的未来威海朵爱蔓延内衣有限公司。